汉光武帝与他的爱情

返回首页 最爱君 黄生谈 2021-03-31 18:07:24 👍赞 (0)

来源:最爱历史(ID:solovehistory)


有一阵子,刘秀比较烦。


自从称帝后,在战场上战无不胜的汉光武帝,就常为家事感到苦恼。


一边是结发妻子阴丽华,另一边是新娶之妻郭圣通


刘秀坐享齐人之福,却左右为难,不知该让谁做皇后,只好将立后之事暂缓,将她们同封为“贵人”。这大概就是幸福的烦恼了。


阴丽华刚与刘秀经历了三年的异地恋,两人又是初恋,照理说,在与郭圣通的竞争中不落下风。


可是,当刘秀向阴丽华提出要册立她为皇后时,她却拒绝了。


在阴丽华的推辞下,立后之事一直推迟到建武二年(26年)。郭圣通成为最大赢家,登上后位,阴丽华仍为贵人。


阴丽华以天下大局为重,退一步海阔天空,而她一时的忍让,也为史上最和平的一场“宫斗”揭开序幕。





1



刘秀与阴丽华的邂逅,是一段浪漫的千古佳话。

新莽天凤年间(14年―19年),年方弱冠的刘秀作别南阳的田园生活,前往长安求学。

为梦想感到心潮澎湃的同时,曾经不期而遇的一位少女也浮现在刘秀心头。

到长安前,刘秀常去新野拜访姐夫邓晨,多次听闻当地知名美女阴丽华的名声。

阴氏家族是当地巨富,家中良田七百余顷,车马、奴仆数以千计,堪比王侯,更让其闻名遐迩的,还有阴家的千金小姐阴丽华

据说,阴丽华美丽动人,才华过人,见过的人无不称赞,上门说媒的人络绎不绝,大概就是一个完美女神的形象。

后世没见过她样貌的文人都自发地路人转粉,想象其惊世美貌,如诗仙李白就写有“丽华秀玉色,汉女娇朱颜”、“闻与阴丽华,风烟接邻里”等诗句。


刘秀是一个有志青年,一生从不为财宝和美色所惑,唯独对阴丽华一见钟情,念念不忘,足见她的过人之处。

在长安这段快乐的“大学生活”中,刘秀潜心治学,熟读《尚书》,也找到了人生目标。

某一天,刘秀看到执金吾率领一队人马招摇过市,车骑甚盛,只觉得场面特别帅气,就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有朝一日能当上执金吾也就心满意足了。

执金吾相当于首都卫戍司令,负责率领禁军保卫京城,年轻人当然羡慕如此威风八面的官职。

刘秀坚定地立下心愿:“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为此,刘秀一直未婚。

公元23年,29岁的刘秀在不断奋斗事业的途中,终于如愿迎娶阴丽华为妻。在有明确记载结婚年龄的中国皇帝中,刘秀属于典型的晚婚男。

刘秀和阴丽华,可谓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而与南阳豪门的结合,也有助于团结南阳、颍川家乡集团的将领。东汉初年的功臣中,邓禹、贾复、马武等都是刘、阴家族的老乡。

但是,生逢乱世,这对新人在度过一段短暂的甜蜜时光后就被迫分居两地。




2



刘秀迎娶阴丽华的那一年,他所在的更始政权正陷入内乱之中。

心胸狭隘的更始帝刘玄为巩固皇位,趁刘秀带兵在外时,将刘秀的哥哥刘縯杀害。

刘秀年幼丧父,多亏哥哥悉心照料,才能长大成人,后来起兵推翻新莽,刘秀也是紧随哥哥身后。偏偏在这个时候,刘縯为刘玄所猜忌,惨遭横祸。

得知噩耗的刘秀,不敢为哥哥服丧,甚至拒绝亲信好友的吊唁,强忍着悲痛向刘玄悔过认错,将所立功劳全部归到其他将领头上,这才保住性命。

这是刘秀一生最黑暗的时光,只有新婚妻子阴丽华陪伴在身旁,温柔抚慰他的创伤。

在这段生死未卜的日子里,刘秀自知随时会丧命,于是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将阴丽华送回新野娘家

刘秀或许希望,一旦他满门遇害,阴丽华也能够顺利逃生。阴丽华之所以未能和刘秀生下长子,正是由于这次新婚别。

在亲兵的护送下,与刘秀结婚不到三个月的阴丽华满怀忧虑回到新野老家。

这一别,就是三年。




3



入主洛阳后,不安好心的刘玄又开始变着法子收拾刘秀。

新莽覆灭,天下大乱,各地割据势力占地为王,紧邻更始政权北部的冀州一带,豪强林立,兵多将广,更是一大威胁。

刘玄说,让刘秀去吧。

备受排挤的刘秀只好接受任命,带着冯异等亲信和数百兵马渡过黄河,与河北的割据势力周旋。

刘秀在河北举目无亲,也没有军队,可说是天时、地利、人和一个都不占。

刘秀是抱着必死的觉悟北上,可他到河北后,仍不忘体察民情,考察吏治,惩治了一大批贪官污吏。当地老百姓听说来了这么一位英雄,纷纷夹道出迎,刘秀的名声也就渐渐传开。

刘秀一行来到邯郸,当地豪族耿纯听说刘秀的名声,成为其忠实粉丝,率领家乡子弟兵甘愿归降。

在耿纯之后,赵县、卢奴和中山等地的豪强也先后前来归附,只有盘踞在真定的汉室宗亲刘杨迟迟不来归顺。

真定王刘杨手下有十万之众,刘秀不愿与其硬碰硬,只能智取,就派人以同宗的名义前去游说。大家都是亲戚,捋一捋关系,说不定还得叫你一声叔。

出乎意料的是,刘杨居然对刘秀也很有好感,同意归顺。但他不愿单纯做刘秀的部下,提出条件,一定要与刘秀联姻,让他娶自己的外甥女、当地大族的郭圣通为妻。

汉代婚姻制度实行一夫一妻多妾制,刘杨的意思明摆着是要刘秀抛弃阴丽华,另娶他外甥女。

刘秀自然一百个不愿意,他当时已与阴丽华分别一年有余,每天盼望着早日相见,怎么能再娶一个妻子呢?

在军阀混战与政治联姻之间,顾全大局的刘秀还是无奈地选择后者,以一场联姻避免了无端的战祸。

在得到刘杨的军队后,刘秀成为河北最强的割据势力,随后横扫群雄,将铜马、高湖、重连等军的地盘收入囊中,势力范围已经超过他名义上的“老板”更始帝刘玄。

年轻貌美的郭圣通让刘秀在战争中感到难得的柔情,尽管史书未曾明言,但刘秀和郭圣通的婚后生活应该十分恩爱。

在身不由己地掉入温柔乡后,刘秀和郭圣通很快有了第一个孩子,即后来的废太子刘彊

刘秀一生总共有11个儿子,其中,郭圣通和阴丽华各生了5个皇子,只有后来起兵造反的楚王刘英为许美人所生,可见刘秀对郭、阴二后的宠爱。



4


刘秀在河北把子公司办得风生水起,刘玄却倒大霉了。拥立刘盆子为帝的赤眉军,已将更始帝据守的长安城重重包围。

刘玄手下最得力的干将刘秀身在河北,当初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如今只好自吞苦果。在向赤眉军投降后不久,刘玄就被缢杀。

河南局势风云突变,刘秀当机立断,在河北称帝,率领三年来集结的大军挥师南下,建立东汉王朝

定都洛阳后,刘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派人前往新野迎接发妻阴丽华。此时,距离夫妻二人上次见面,已过去整整三年。

阴丽华见到刘秀的心情想必很复杂,毕竟当时刘秀已经有了另一个妻子,她被迫卷入与郭圣通的皇后争夺战。

郭圣通不但有儿子,还有舅舅刘杨的十万大军撑腰,而阴丽华与刘秀相识于微时,夫妻情深,刘秀想一碗水端平可不容易。

正在此时,意外发生,郭圣通的舅舅、真定王刘杨竟然在河北造反。

河北是刘秀的大本营,一旦出事,后果不堪设想。

幸亏之前在邯郸投奔刘秀的耿纯反应迅速。耿纯的母亲出自真定王室,论亲戚其实也是刘杨的外甥。他借此骗取刘杨的信任,设计请刘杨到馆舍相见,商议要事。

刘杨以为自己外甥也不至于胳膊肘往外拐,带着兄弟欣然赴会。

刘杨才刚走进门,耿纯立马命人关闭大门。事先埋伏好的刀斧手手起刀落,将刘杨及其兄弟全部斩杀。

之后,耿纯兵临真定,刘杨的军队成了无头苍蝇,不敢与之交战。真定王的叛乱就此平定。

刘秀不忘昔日恩情,也看在郭圣通的面子,没有追究真定王室的罪责,命刘杨之子刘得袭爵为真定王。

真定王谋反,最慌的是郭圣通。本来阴丽华再三推辞皇后之位,郭圣通离后位只有咫尺之遥,舅舅这么一闹,这事儿估计要黄了。

谁知,阴丽华没有落井下石,反而坚持辞让后位,最终,郭圣通意外胜出。

后世多赞扬阴丽华谦让的美德,却忽视了她卓越的政治意识。

阴丽华知道,当时的政治形势对新生的东汉政权极为不利。

各地还有大小割据势力,刘秀要继续四处征战,随时有牺牲的危险,阴丽华因为新婚后不久就与刘秀分开,并没有儿子,而郭圣通已生下长子。

立郭圣通为后,以刘彊为太子,是稳固国本,安抚人心的必要举措。

此外,郭圣通因河北豪强的政治联姻而与刘秀走到一起。刘杨造反被杀后,其子仍然掌握真定,随时可以在河北掀起风浪。

阴丽华退出后位争夺的良苦用心,是为了帮助刘秀实现统一大业。




5



皇后是“海内小君”,母仪天下,而贵人是皇帝的妾室,名号上虽然只差一等,地位却是天壤之别。

阴丽华和郭圣通同在洛阳宫中,难免会尴尬。刘秀出于愧疚,或者也是为了避免两人再生嫌隙,此后出征常将阴丽华带上,尽可能陪伴在她身边。

翻开史书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刘秀称帝后统兵出征,阴丽华经常陪伴在侧。

阴丽华与刘秀的第一个儿子正是在军中怀孕出生。公元28年,在刘秀征讨彭宠期间,刘庄,即后来的汉明帝,在常山郡元氏县的中军帐呱呱坠地。

刘庄的出生,标志着阴丽华与郭圣通的后位之争,进入第二回合。

在继承人问题上,刘庄显然比太子刘彊更讨刘秀的喜欢。

太子刘彊继承了刘秀的军事天赋,喜欢读兵书,扬言要以武治国,开疆拓土。

刘秀自己是马背上取天下,可平定天下后,就该休养生息,刘彊的暴力倾向让刘秀很不满。

相比之下,刘庄天赋过人、性情温和,至少是一个合格的守成之君。

公元39年,刘秀下令全国度田,检查户口。

在各地呈上来的资料中,刘秀意外发现陈留吏的牍上写有:“颍川、弘农可问,河南、南阳不可问。”

刘秀对度田一事非常看重,此前一连发了多道圣旨,要地方官吏彻查清楚,为何同是大汉国土,有的地方还不能调查?

刘秀问陈留吏这是何意。陈留吏不敢直说,说是从洛阳的长寿街捡来的。这一说法跟逗你玩似的。

刘秀勃然大怒,质问众臣,一时鸦雀无声。

一旁的刘庄忍不住插话了:“这张纸条是在提醒办事的官员,洛阳是帝都,到处都是高官显宦,南阳是帝乡,到处是皇亲国戚。他们的事情,就算超过制度,也不能管。”

刘秀听完,恍然大悟,下令严办此事,派人一查,果真如此,不禁称赞刘庄聪慧。



6


刘秀对刘庄赞不绝口,郭圣通内心积压多年的怨气逐渐爆发,宫中弥漫一股火药味。

早在公元33年,郭圣通就从刘秀的一道诏书中感受到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
当时,阴丽华在新野的娘家遭到一伙盗贼入侵,阴丽华的老母亲和弟弟阴欣不幸遇害。

阴氏家族的安保措施如此之差,或许与阴丽华及其兄弟屡屡谦让,拒绝侯爵有关。

刘秀曾想封阴丽华的哥哥阴兴为侯。阴兴却说:“我没有冲锋陷阵的功劳,封爵赐土,只会让天下抱怨,我不愿发生这种事情。”

阴氏兄弟后没有封侯,自然也就没有卫兵护卫,这才让强盗轻易得手。

噩耗传来,阴丽华悲痛万分,整日以泪洗面。刘秀为了抚慰妻子的伤痛,也想起昔日两家的亲情,特意下诏表示哀伤:

吾微贱之时,娶于阴氏,因将兵征伐,遂各别离。幸得安全,俱脱虎口。以贵人有母仪之美,宜立为后,而固辞弗敢当,列于媵妾。朕嘉其义让,许封诸弟。未及爵士,而遭患逢祸,母子同命,愍伤于怀……

诏书中的两层意思,让郭圣通五味杂陈,深深刺激她内心的敏感情绪。

一是刘秀在诏书里仍念念不忘他与阴丽华的患难夫妻情。

二是将当年阴丽华“让位”之事公之于众,就好像在告诉世人,郭皇后的位子是阴贵人让出来的。

刘秀的诏书虽是真情流露,可不得加深家庭矛盾嘛。




7



随着天下平定,郭圣通及其背后的家族对刘秀的威慑力不复往日,刘秀在处理家事时也不再备受掣肘。

历代废后,常有充分的理由,而郭圣通被废,仅仅是因为小打小闹。

在郭圣通的最后几年皇后生涯中,她整日与人争吵,对其他姬妾所生的皇子、公主态度尤为恶劣。她仿佛一个怨妇,歇斯底里地宣泄自己的不满,或者说,纯粹是发小姐脾气。

建武十七年(41年),刘秀终于忍无可忍,下诏废后,改立阴丽华为皇后。

刘秀的理由有些牵强,不过是批判郭圣通“无关雎之德,而有吕、霍之风”,主观臆测自己百年后,恐怕无法托以幼孤。

直到这一刻,郭圣通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失去一切。但她不知道,身为废后,等待自己的将是怎样的命运,是打入冷宫、举族流放,还是逼令自杀、母子俱丧。

实际上,郭圣通的结局并不算差,她是中国古代唯一一个没有被打入冷宫,反而更受尊崇的废后,郭氏家族也没有遭到贬谪,反而全家升官进爵。

为了让郭圣通和郭氏家族放宽心,刘秀将郭圣通的次子刘辅升为中山王,封地增加一郡,这一郡的收入,全部作为郭后生活费用,她由皇后改称“中山王太后”,有权出宫与儿子一起生活。

后来,刘秀又将刘辅改封为沛王,让郭圣通到更为富饶的沛地生活。

郭圣通的哥哥郭况,也比之前更受荣宠,被再赐封地,封为阳安侯。其子郭璜成为驸马,娶的是阴丽华的女儿淯阳公主。

刘秀还经常到大舅哥家里做客,每次都要其他公卿作陪,以示尊荣。刘秀自己生活节俭,对郭况赏赐却毫不吝啬,赐给他大量金银绸缎。郭况后来靠着皇帝的赏赐,成为洛阳一大富豪,京城老百姓管他家叫“金穴”。

郭圣通的堂哥郭竟、堂弟郭匡也先后封侯,她的叔父郭梁无子,刘秀干脆封郭梁的女婿为侯。

子以母贵,母以子贵。郭圣通被废后,崇尚武力的刘彊只感到弱小、可怜又无助。

在郭圣通被废两年后,忐忑不安的刘彊做出一个明智的决定,主动让出太子之位,请求交给阴丽华的长子刘庄。之后,刘彊改封为东海王,前往封地。

废太子的命运往往比废后更凄惨,而在光武一朝,刘彊成功地跳出这一定律。

为了安抚远行的长子,刘秀慷慨地扩大其封地,让他实际上拥有两个封国,封地合计29县,而其中特意加入鲁郡,是因为当地有华丽的宫室灵光殿可供刘彊居住。

为了照顾废太子,刘秀还特意安排刘彊的堂舅郭竟出任东海国相,以表示对郭家的信任。

刘秀不愿家中沾染腥风血雨,他只希望,退出继承人争夺的长子,不用再担惊受怕,日子可以过得更好些。

东汉的第一场宫斗中,没有胜利者,也没有失败者,只有一个竭尽全力化解矛盾的家庭,一个慈爱的父亲,一个温柔的丈夫。

声明:本文观点不代表黄生,若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欢迎留言讨论,请点击“在看”

声明:该文章系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登载该文章目的为更广泛的传递市场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通告,但是能力有限或疏忽,造成漏登,请及时联系我们 zhicx#qq.com ,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