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以13副铠甲起兵,开启一个王朝

返回首页 我是艾公子 黄生谈 2021-04-16 18:00:00 👍赞 (0)

来源:最爱历史(ID:solovehistory)


自从努尔哈赤的外祖父王杲被杀后,辽东总兵李成梁就没睡过一个好觉。

王杲的儿子阿太(又称阿台)在父亲被杀之后,很快便返回了王杲的根据地古勒寨(今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上夹河镇古楼村)主持大局。故而,李成梁说,“阿太未擒,终为祸本”。他着手布局从阿太的身边人瓦解这股大明敌对势力。

在李成梁的计划中,努尔哈赤一家与阿太的好朋友尼堪外兰,是他能否顺利从内部瓦解古勒寨势力的重要砝码。

前不久,古勒寨主阿太又娶了努尔哈赤的姐姐。这样,阿太既是努尔哈赤的舅舅,也是他的姐夫。

然而,谁也没想到,在努尔哈赤一家赶赴古勒寨劝降阿太时,阿太的好朋友尼堪外兰也看上了李成梁开出的丰厚条件,愿为向导,引明军攻打古勒寨。于是,毫无防备的努尔哈赤祖父觉昌安、父亲塔克世通通被误杀于战乱之中。

为了永绝后患,李成梁下令对古勒寨实施焚烧屠城,毁尸灭迹。


01


噩耗传来,努尔哈赤悲愤不已。他自幼丧母,与弟弟舒尔哈齐相依为命。如今父亲和祖父两位至亲之人又一并死于非命,他极其悲痛复杂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努尔哈赤出身于明朝建州左卫,由原来建州卫女真(即后来的满族)酋长猛哥帖木儿所部组成,猛哥帖木儿即努尔哈赤的六世祖。自明初以来,为了更好地管理边境地区的少数民族,明政府往往会在当地设立卫所制度,委任部族首领为卫所长官。


明朝设立建州卫的初衷,除了方便管理东北地区外,一个重要的因素是为了遏制自己的藩属国朝鲜的势力向西北方向发展,避免其侵犯我国的东北地区。因此,世代生活在东北地区的女真族人一下子便成了两方势力之间的“夹心饼干”。

当时,女真族主要分成三大部:野人女真、海西女真和建州女真。

其中,野人女真是尚未开化的女真族人。若明代《寰宇通志》的记载属实,野人女真当时的生活文明仍旧停留在“居草舍,捕鱼为食,不栉沐,着直筒衣,暑用鱼皮,寒用狗皮,不食五谷”的阶段,一副原始人的状态。

因野人女真“数与山寨仇杀,百十战不休”的侵扰,建州和海西女真的日子,更是过得雪上加霜。为此,努尔哈赤的五世祖董山,曾作出过努力,铤而走险,劫杀大明军队,试图引起明朝政府注意,以改变当时女真各部族的生存窘境。结果,适得其反,主政的明宪宗搞了场“成化犁庭”,不仅董山自己落得个被杀的下场,连带自己的族人也一并被发配充军,离开世居本土。

自此之后,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父亲塔克世等世袭建州左卫的女真首领,全都成了拜伏于明朝的忠实臣子。

尽管古勒寨之战后,李成梁在递交给明朝皇帝的军报上承认觉昌安、塔克世之死为“误杀”,并尽全力寻找到塔克世的尸体(有说法指觉昌安尸骨无存)归还给努尔哈赤,但努尔哈赤无论如何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毕竟其父、祖二人均是李成梁发展出来的“劝降者”,与引领明军进城放火烧杀的尼堪外兰并无不同。但李成梁在对待这件事情上未免也太轻描淡写了,故不忿的努尔哈赤再度向明朝上书,质问朝廷,称“我父、祖无罪,何故被杀”?

明朝政府也觉得大体上应该给努尔哈赤一点补偿,于是,朝廷便允许了努尔哈赤继承其家族遗留的建州左卫都指挥使头衔,并赠予敕书三十道、良马三十匹,以慰努尔哈赤之心。

但努尔哈赤自始至终其实只需要得到至亲之人被误杀的真正原因。

迫于无奈,他只能自己将这个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在得知其父、祖的死亡真相是李成梁背信弃义,城破后仍旧下令屠城时,他继续保持着当初的那份愤慨,向与之对接的明朝边镇官员提出同样的质问,希冀对方能够上书明廷,重审此案。

但这件事情,前次的赔偿早已代表了明朝的态度和所谓的处理决心。因此,对努尔哈赤的请求并未稍加理会。

努尔哈赤退了一步:既然已知女真族人尼堪外兰也参与了此事,那交出尼堪外兰,平息父、祖被杀的冤屈愤慨,似乎也合情合理。

然而,明廷已经不想再多加纠缠,给到努尔哈赤的态度还是只有一个:断然拒绝。

02


不仅如此,论功行赏的尼堪外兰还在明朝的大力扶持下,作为大明王朝在建州女真部落中的代言人,成了所谓的“满洲之主”的候选人。

明朝在对努尔哈赤的态度上,实际也反映出了明朝对东北地区的政策倾向。

众所周知,在明朝建立以前,由蒙古人统治的元朝曾短暂统治过中原。推翻了元朝统治的明朝,从王朝建立的那天开始,对少数民族的统管就是着重防范和瓦解抑制的。而女真部族从地理上位置上看,其世代所居均与蒙古族常年放牧的地区接壤。因此,明廷一直担心女真族势力强大后与蒙古族联盟威胁明朝统治。

有明廷“背书”的尼堪外兰,和世袭建州左卫指挥使的努尔哈赤,实际上在部族内部就形成了两股敌对的势力。这是明廷政策的一个体现。

要努尔哈赤向自己的“杀父仇人”低头,恕难从命。但有了大明王朝做靠山的尼堪外兰,却是不惧努尔哈赤的反叛。

毕竟,他才是建州女真的“正主”,建州女真的部众归附他,理所应当。于是,即便与尼堪外兰有血海深仇的努尔哈赤的亲戚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也不惜与努尔哈赤反目,转投尼堪外兰,帮助自己家族的“仇人”,对付自己的亲人。

面对生死攸关的威胁,努尔哈赤已经别无选择。


03


万历十一年(1583年)五月,25岁的努尔哈赤决定以父、祖遗留的十三副铠甲起兵,公开对抗尼堪外兰。

不知是想坐山观虎斗,借努尔哈赤的力量削弱尼堪外兰不断膨胀带来的威胁;还是出于同情,感觉仅凭十三副铠甲,努尔哈赤翻不起什么大浪,辽东总兵李成梁居然一直眼睁睁看着两方势力展开一轮殊死搏斗。

为了增加打赢尼堪外兰的筹码,努尔哈赤不仅发动了全部支持自己的部众,还对外联络了苏克苏浒河部萨尔浒城主诺米纳,约定与其共同起兵讨伐尼堪外兰。

诺米纳担心,凭借努尔哈赤那几十号人,他们得为此战搭进去不少人。而且谁都知道,尼堪外兰背后是大明王朝,就算要帮助努尔哈赤,也犯不着得罪整个天下。因此,明面上答应努尔哈赤的诺米纳最终并没有按约定出兵协助努尔哈赤,反倒将努尔哈赤起兵的信息提前泄露给尼堪外兰。

尼堪外兰虽然十分擅于经营与明朝之间的关系,但要他面对努尔哈赤这群不怕死的,他到底还是有些怂。他刚得到消息,立即脚底抹油,逃到了鄂勒珲城。

在努尔哈赤的进攻下,鄂勒珲城随即也被他收归囊中。原本一手好牌的尼堪外兰,因自己的一再退缩,最终打得稀烂。

迫于无奈,被努尔哈赤等人追着打了几年的尼堪外兰最后逃到了明朝军队统辖的抚顺城内,希望申请明朝方面的政治避难。

但无论是在辽东总兵李成梁还是其他明朝主政的文官集团眼中,尼堪外兰此时的作用已经不大。毕竟当初扶立尼堪外兰管理建州女真,就是看在他手底下有些人马,能够起到震慑女真各部族、稳定明朝政府在东北地区统治局面的作用。结果,尼堪外兰“烂泥扶不上墙”,丢下大部队,被小人物努尔哈赤追着满街跑,实在是丢脸。

面对尼堪外兰的求助,明朝官员就像当初拒绝弱势的努尔哈赤那样,把尼堪外兰丢出去,任凭努尔哈赤处置。

万历十四年(1586年),在十三副铠甲起兵后,努尔哈赤赢得了人生中的首场大胜利。

04

尼堪外兰被解决掉后,努尔哈赤实际上已取代他,真正开始统管建州女真。人生得意的努尔哈赤,载着荣耀返回了建州左卫。

而尼堪外兰的死,也把明朝带入了一个比较尴尬的境地。

尽管尼堪外兰是明朝的“工具人”,但“用完就扔”令其他有意投靠大明的女真实力集团不敢轻举妄动。两害相权取其轻,这群当初选择观望努尔哈赤“蚍蜉撼树”的人,最终都依附在了努尔哈赤的麾下。

就这样,努尔哈赤在族人们的拥戴下,始定“国政”,自号淑勤贝勒(此时的贝勒有别于之后清朝宗室封爵,贝勒为满文音译,大致意思是部落酋长)。

经过一系列战斗的努尔哈赤早已不是当年的“愣头青”。特别是看到尼堪外兰的利用价值降至零时,明朝对他那种决绝的放弃态度,以及早年间自己向朝廷求真相时,明朝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冷漠。努尔哈赤明白,自己要强大起来,防止哪天明朝统治集团再给自己上一道“卸磨杀驴”。

一场面对全女真族的统一计划,在努尔哈赤心中油然而生。

从万历十九年(1591年)正月开始,努尔哈赤挥师东向,以“保塞”为名,攻取鸭绿江路。随后又打着替明朝“看门”的旗号,相继征服了野人女真、海西女真(除叶赫那拉部)。

不过,努尔哈赤如果统一全女真,则势必彻底打破了明朝现阶段通过扶持势力维稳东北的局面。

在这个过程中,努尔哈赤采取了一个精明的策略。他知道,要统一女真全族,就坚决不能侵犯“天下宗主”大明朝的利益。不仅不可以,还得时时跟人处好关系,以便在未来的某个阶段内,能成为自己成功统一全族的助力。从努尔哈赤统一建州女真到统一全女真族的20多年时间中,朝贡大明,一直是他不变的“重要国策”。

无独有偶,在努尔哈赤实施统一全女真计划的同时,大明万历皇帝也开始了长达20多年的“怠政”生涯。

尽管万历“怠政”期间,大明也曾通过三场大战,震慑诸国,继续保有天朝上国的威望,但万历“怠政”的影响是深远的。且不说他隐于深宫理政是否及时,就他围绕皇权与文官集团“互相拆台”,从而引发一系列党争及“国本之争”,便足够大明王朝喝一壶的了。

更何况,在党争之外,为了宣示自己的绝对权力,万历皇帝选择用裁汰官员的手段,逼全体大臣就范。而这,直接导致的一个结果就是明朝行政系统瘫痪。


对于一心想要统一全女真族,为自己闯出一片天的努尔哈赤来说,这无疑是最为有利的“天时”。

在《明神宗实录》中,我们能够看到明朝“大忠臣”努尔哈赤的成长路线。从统一建州女真后的万历十八年(1590年)起,到基本统一全女真族的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努尔哈赤及其族人曾先后8次由关外进京,朝贡明朝。即便这些进贡工作,多少都有努尔哈赤全身心演戏的成分,但朝贡从来都被视作少数民族臣服于天朝的一种表现,因此,每每积极朝贡的努尔哈赤总能得到大明政府的认可。

为了让明朝统治阶级完全信服自己影帝般的付出,他不仅勒令手下将女真族平常“打草谷”得来的汉族人口尽数奉还明朝,还服从明朝的指令,积极参与“保塞”工作,为明廷铲除掉一个个为害边境安宁的女真酋长。甚至在日本侵略朝鲜、万历皇帝准备东征时,特别提出派兵支援。

努尔哈赤的积极表现,虽引起部分明眼的明朝官员警觉,但对于明朝抚化边境矛盾的整体战略来说,益处还是颇多的。至少明朝政府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平缓东北地区少数民族的内外部矛盾。

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努尔哈赤因“忠顺学好,看边效力”有功,被擢升为龙虎将军。虽然这项头衔有名无实,多少有点类似于今天某商协会名誉会长头衔,但好歹属于明朝武散官系列中最高阶的称号,足以给自己的好形象加分。

有了这层忠顺于大明的伪装,努尔哈赤可以安心实施他的崛起计划了。


声明:本文观点不代表黄生,若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欢迎留言讨论,请点击“在看”

声明:该文章系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登载该文章目的为更广泛的传递市场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通告,但是能力有限或疏忽,造成漏登,请及时联系我们 zhicx#qq.com ,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