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大唐续命120年,85岁才退休,他被曾国藩捧为偶像

返回首页 国馆 黄生谈 2021-04-23 18:00:00 👍赞 (0)

来源:国馆(ID:guoguan5000)



那个让世界为之颤抖的男人,拯救了大唐。






 

公元755年十二月十五日,长安城门外,一匹骏马飞驰而来。
 
骑士手持金牌,高高举起,口中高呼:八百里加急!御赐金牌,阻者死,逆者亡!
 
行人纷纷避让,惊起一路烟尘。
 
此时的华清宫中,正是芙蓉帐暖之时。
 
在春宵一刻中回过神来的唐玄宗李隆基,正在气头上。
 
大唐自开元以来,天下太平了四十二年,有什么事值得如此大惊小怪?
 
直到他从那个几乎要吐血的人口中,听到了一个名字:
 
“范阳、平卢、河东三镇节度使安禄山,率军二十万,反了!”

事情的严重性,远远超出了李隆基的想象。
 
安禄山的大军一路向西,河北、山西一路陷落,直奔长安。
 
当时,安禄山军队号称二十万,而中央常备军则只有十二万。
 
叛军在边境征战多年,中央军则是承平已久,武备荒废。
 
这是一场注定失败的对抗。
 
长安危在旦夕,谁能拯救摇摇欲坠的大唐江山? 

在宁夏,一个名为郭子仪的男人也接到了救援的旨意。
 
因母亲去世,五十九岁的郭子仪正在守孝。
 
他前半生唯一的高光时刻,就是考上了大唐的武状元。
 
往后的三十年,他从基层军官,一路摸爬滚打,没打过什么著名战役,也就是成为一个纯堆资历的军方大佬。
 
但有些人,命中注定会成为英雄,他们往往只是欠缺一个时机。
 
如今,时机到了。
 
大丈夫,就要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往后的三十年,他的名字将响彻整个大唐。
 
郭子仪,让这个世界为之颤抖吧!
 


郭子仪一出手,就把局势完全逆转了。
 
当时,安禄山已经攻陷了东都洛阳,自立为“大燕皇帝”。
 
他的兵马已经重重围住了潼关——长安城的最后一道防线。
 
郭子仪身在内蒙古,自知远水救不了近火,他的策略是“围魏救赵”,直奔安禄山的大本营范阳。
 
一路上,郭子仪率领的军队收复山西、河北,山东、河南等地的义军也纷纷响应。
 
连安禄山的老弟史思明,都被郭子仪打了个落花流水。
 
郭子仪的大军与朝廷大军,已形成了两面夹击之势,只要朝廷守住潼关,郭子仪捣破范阳。
 
安史之乱,指日可定。

可惜的是,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怕身边猪队友。
 
眼看着胜利唾手可得,唐玄宗的火气上来了——他恨不得第二天就能看到安禄山的首级。
 
他下令潼关守将主动出击,却完全没有意识到,何为敌我差距。
 
离开了城墙保护的唐军,如蚍蜉撼大树,被安禄山以摧枯拉朽之势击溃。
 
潼关陷落,得知消息的唐玄宗,竟然连夜逃了。
 
堂堂大唐帝国的天子,四方臣服的天可汗,被吓得浑身发抖。
 
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无数人魂牵梦萦的古都长安,成为强盗烧杀掳掠的乐园。
 
何等的耻辱,何等的悲剧。
 
无数大唐百姓都有这样一个疑问:大唐,还有救吗?
 

 
郭子仪给出的答案是,有。
 
目睹着到手的胜利化为乌有,郭子仪无可奈何之下,也没有半分犹豫,转头去了灵武。
 
那里,是刚刚登基的太子,如今的肃宗皇帝。
 
他知道,新帝登基,必然有一番雄心壮志。
 
这两个人的相遇,犹如诸葛亮遇上了刘备,天作之合。
 
刚刚来到灵武的郭子仪,便受封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相当于宰相)——这对于一个武人来说,已经称得上是巅峰了。
 
后世,也再没有武状元,能坐上宰相的位置。
 
郭子仪也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眼看着同僚因为急于建功而遭遇惨败,郭子仪人生的第一个特质展现了出来:
 
他是一个耐心到了“令人发指”的人。
 
他花了足足半年的事件,几乎什么也没干,就是整顿军队的纪律、战力、后勤。
 
然后才出兵收复了潼关——那个造成大唐耻辱的最开始的地方。
 
这也意味着,长安叛军的退路已经被切断。
 
郭子仪需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等。
 
结果,机会真的被他等到了。
 
叛军竟然内乱了——安禄山被儿子杀掉,史思明与侄子反目成仇。
 
时机转瞬即逝,郭子仪捕捉到了。
 
兵马立即开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如秋风扫落叶般,清出了前往长安的阳关大道。
 
长安守军,一击即溃。
 
再次回到长安的那天,无数百姓落泪:没想到,我们还能有再见到大唐军队的一天。
 
远方的唐肃宗,也对着宗庙喜极而泣,然后带着朝廷回到了长安。
 
长安收复了,大唐的未来,光芒重现。
 
面见郭子仪的时候,唐肃宗说出了那句著名台词:虽吾之家国,实由卿再造。
 
确实如此——天不生郭子仪,大唐或早已成为历史。
 
此刻的他,就是大唐第一军神。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拯救了大唐江山的郭子仪,差点被一个太监毁了。
 
太监的名字,叫鱼朝恩。

他仿佛生来,就是为了给郭子仪添堵的。
 
长安虽已收复,叛军依旧势力庞大。
 
唐肃宗于是派出了郭子仪等九路节度使的数十万联军,扫荡余孽。
 
可皇帝却做了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决定——大军不设元帅,节度使们互不统属,反而是让太监鱼朝恩当了监军。
 
这个糊涂的决定,让大唐咽下了失败的苦果。
 
原本,靠着郭子仪的佯败之策,联军先后斩杀数万叛军,最后将叛军围在了相州城中,胜利就在眼前。
 
却因将领们各自为战,名义上能指挥的鱼朝恩又不知军事,唐军足足围了四个月的城,却依然攻不下一座小小的相州城。
 
反倒是,让叛军等到了援军的到来。
 
大战来临之时,又因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沙,让双方在乱战中两败俱伤,担忧被前后夹击的唐军,只得退守洛阳。
 
终结安史之乱的机会,再一次被错过了。
 
按理说,这场战事的失利,可以归咎于中央的用人,或是天公不作美。
 
可谁也没想到,鱼朝恩却把作战不力的罪名按到了郭子仪的头上——更荒唐的是,皇帝竟然还信了。
 
于是,对大唐有“再造之恩”的郭子仪,被要求交出兵权,回到长安。
 
在乱世,“枪杆子”才是安身立命的本钱。
 
身为军方大佬的郭子仪,完全可以随便找个借口,继续在地方“拥兵自重”。
 
反而是回了长安,一个徒有声名的老头子,只能是沦为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郭子仪会怎么选?
 
此刻,郭子仪人生的第二个特质此时完完全全地展现了出来:
 
他,从来不恋权势。
 
名利富贵于我如浮云,唯有一腔热血,一颗赤子之心,日月可鉴!
 
收到圣旨后的第二天,郭子仪二话不说,启程回京。
 
他还不知道,自己面对的将会是何等丑陋的现实。
 

 
回到京城的郭子仪,成了一块任人拿捏的“软骨头”。
 
一开始,还是郭子仪的命中克星——鱼朝恩。
 
第一次,唐军连吃败仗,连东都洛阳也重新落入到叛军手中,压力来到了大唐这边。
 
郭子仪被任命为两镇节度使,即将出山。
 
鱼朝恩却重提旧“过”,指责郭子仪曾经的“失败”,于是任命被搁置了。

第二次,群臣纷纷进言,让郭子仪带兵平叛,唐肃宗于是下旨郭子仪重掌帅印,征讨叛军。
 
独得恩宠的鱼朝恩,竟直接截下了圣旨。
 
皇帝没有出声,群臣不敢出声。
 
对此一无所知的郭子仪,也只是默默地承受着这份不公平。
 
后来,鱼朝恩死了,又是另一个太监程元振。
 
当时肃宗驾崩,新皇登基,郭子仪竟被任命为山陵使——在肃宗的坟墓工地上当监工。
 
要知道,此时的郭子仪,已经是一个六十六岁的老头了。
 
花甲之年,哪怕仍有廉颇之勇,也只能沦为奸臣手中的“玩具”?
 
郭子仪无可奈何。
 
所谓“勇略震主者身危,功盖天下者不赏”,身处嫌疑之地的他,只能沉默。
 
只不过,不在沉默中爆发,便在沉默中灭亡。
 
他不恋权势,所以在家享受晚年的乐趣,也未尝不可。
 
他有耐心,沉默是韬光养晦,也是厚积薄发。
 
总有一天,当大唐需要郭子仪的时候。
 
他会再次证明,大唐第一军神,不是浪得虚名。
 
 
 

往后的郭子仪,没有放过任何一次,拯救大唐的机会。
 
公元763年,吐蕃见大唐势弱,挟十万人马攻破长安,代宗仓皇出逃。
 
无可奈何之际,又是郭子仪。
 
他收集溃逃的唐军,然后白天擂鼓、晚上生火,以数千兵力,生生吓退了十万的吐蕃军队,长安再度光复。
 
这一年的郭子仪,六十六岁。
 
公元765年,吐蕃、回纥再次联军入侵,郭子仪也被困在了泾阳。

夜黑风高杀人夜,郭子仪却做出了一个让无数人惊讶的决定。
 
他带着数十亲兵,走进了回纥的大营,以一己之力,劝服了回纥调转枪头。
 
反而是吐蕃人,被打的屁滚尿流。
 
这一年的郭子仪,六十八岁。
 
公元767年,同华节度使节度使周智光飞扬跋扈,不仅杀了朝廷钦点的官员,还劫掠朝廷的粮草,为叛变做准备。
 
皇帝下密旨,让郭子仪平定周智光。
 
郭子仪于是派出大军,可没等大军到达,周智光的部下闻得大名,竟然先杀了周智光,选择了投降。

这一年的郭子仪,七十岁。

老兵不死,大唐永存!
 
从此往后,郭子仪没有再被冷落过。
 
他曾想过告老还乡,却被皇帝拒绝,他没有再坚持。
 
每逢边乱,皇帝都会第一时间想到郭子仪。
 
已经年逾古稀的郭子仪,每次还是咬紧牙关,亲临前线。
 
藩镇的节度使们怕他,吐蕃人怕他,回纥人也怕他。

大唐内外的人都知道,只要郭子仪还在一天,大唐便永远安全。
 
此刻的郭子仪,就是大唐唯一指定的定心丸。


 
公元781年,八十四岁的郭子仪病重。
 
皇帝派人前来慰问,昔日横刀立马的大将军,如今已经无力起身,只能在床上以手叩头,以示谢恩。
 
没过多久,他便去世了。
 
他死的那天,皇帝宣布废朝五日。
 
按照品级,郭子仪的坟头该有一丈八尺高,皇帝下令,再加一丈。
 
生前,他被尊为“尚父”,位极人臣;死后,他谥号“忠武”,陪葬皇陵,同样是武人的顶格待遇。
 
时人评价他,“权倾天下而朝不忌,功盖一代而主不疑”。
 
曾国藩把他当作自己的偶像,认为他无论做人、做臣子、做父亲,郭子仪都做到了极致。
 
他的一生,简直称得上完美无缺。
 
只是对于郭子仪自己而言,还是有遗憾的吧。
 
他的努力,被一次次辜负。
 
安史之乱因为皇帝的冲动与同僚的无能,硬生生被拉长了七年之久,才终于被平定。
 
多少百姓流离失所,多少部下又因此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他的忠诚,被一次次质疑。
 
只是身边太监的几句话,他便一次又一次,被免去兵权。
 
以至于,郭子仪要搬出那堆积如山的奏折、书信,要放下所有的权力躲进小楼,向皇帝表示自己的忠心耿耿。
 

最重要的是,他一生守护的大唐,终究还是毁了。


安史之乱平息,昔日那些叛军,只是因为投降,便继续坐拥一方军权。

 

反而是一片热诚的郭子仪,却几度浮沉,充满束缚。

 

他只能拒敌于外,却无力改变帝国的衰落。

 

郭子仪死后百年,大唐亡于藩镇武人朱温之手。

 

同样是投降的叛军,同样是一方割据的藩镇。

 

不同的是,再没有一个郭子仪,可以帮大唐力挽狂澜了。

本文选自国馆(ID:guoguan5000)。作者国馆,用文化温暖人心,让好书滋养心灵,以好物点缀生活。每天8点,分享有深度的好文,品味有内涵的好书,遇见精致有品的美物。

声明:本文观点不代表黄生,若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欢迎留言讨论,请点击“在看”

声明:该文章系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登载该文章目的为更广泛的传递市场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通告,但是能力有限或疏忽,造成漏登,请及时联系我们 zhicx#qq.com ,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