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情深几许,最美不过是宋词!

返回首页 诗词天地 黄生谈 2021-04-29 18:00:00 👍赞 (0)

来源:诗词天地(ID:shicitiandi)


有人说,人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而我说,人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句词而忘了自己,不求耳目一新,不求感同身受,不求意境深远,只求在初见的那一刻,便过目难忘。

一种宋词,百种情思,即使过去千年,重新诵读,依旧让人刻骨铭心。

最好的关系:不在身旁,却在心上。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
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秦观《鹊桥仙》

这世界充满了喧嚣,走的慢一点,再慢一点,看云绻云舒,花谢花开,不要错过美好。

这世界还充满了别离,看淡一点,再淡一点,心中有情,便不畏惧路途遥远。

惟愿,长长的路,我们慢慢走。


最难忘的相遇:兜兜转转,还是遇见你。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辛弃疾《青玉案》

卞之琳在断章里写道: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有人说,年少时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否则便是一见误终生。但回首岁月,我仍然感谢,你曾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最深切的想念:联不联系,依然惦记。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宋·李之仪《卜算子·我住长江头》

叶子黄了,我在树下等你;月儿弯了,我在十五等你;我们老了,我在来生等。

要说这世间最痛并快乐的事情,莫过于相思。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但庆幸,在这薄凉的世间,仍有一人可思念。

最长情的告白:初见是你,余生也是你。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
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宋·李清照《点绛唇·蹴罢秋千》

人生的旅途上,其实有些风景,看一次,便毕生难忘;有些人,见一次,便惊艳一生。

所幸,我遇见了所有的平凡,也遇见了不平凡的你。

最悲切的思念:梦里见你,醒来想你。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宋·苏轼《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写下这首词的时候,苏轼妻子王弗已经去世十年。

世上最远的距离,莫过于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十年是一个恰好的跨度,看似不长,却足以让一个呱呱婴儿变成一个懂事孩童,足以让一个满怀热血的中年人步入人生的晚年。

然而时日再长,内心的思念就于是绵长。越是夜深,越是刻骨。

最企盼的团圆:最怕离别,只问归期。

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
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
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
——宋·吕本中《采桑子》

有人问:等一个人是怎样的心情?

鲁米说:
在石榴花丛中,那里有光,有酒,有石榴花。

你不来的话,这一切都了无意义。你来了的话,这一切也会变得了无意义。

离人盼团圆,游子盼归期。所有的意义,都在相聚的那一刻圆满。

声明:本文观点不代表黄生,若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欢迎留言讨论,请点击“在看”

声明:该文章系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登载该文章目的为更广泛的传递市场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通告,但是能力有限或疏忽,造成漏登,请及时联系我们 zhicx#qq.com ,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