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了!30万印度农民击溃首都新德里,放话:准备好赴死了!

返回首页 佳睿 黄生谈 2020-12-09 18:06:06 👍赞 (0)

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ID:collegedaily)

作者:佳睿


“除非废除法律,否则我们就不回家!” 65岁的印度妇女考尔说。


首都新德里正值寒冬,这些女人在卡车床上睡觉,在路边洗澡,在临时搭建的社区厨房和教会里吃东西。


印度农民在抗议中心烧火做饭(图源:Bloomberg)


“我们做好了一切准备 —— 包括牺牲自己的生命!”


上周起,来自附近的旁遮普邦,哈里亚纳邦和北方邦的农民开着拖拉机到达新德里郊区,封锁道路,建立了临时营地。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这些营地甚至“充满了节日气氛”:各类烹饪器皿,手推车,毯子,床垫,一切都在为长途旅行做准备。


印度农民跨越首都新德里边境线(图源:Adnan Abidi)


而此时,新德里是新冠肺炎的重灾区,印度的感染人数已达940万,数量仅次于美国。


是什么让这些农民不惜放弃生命,非得出来“旅游”一趟呢?


九月份,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推出一项新政策,表示将赋予农民更多的自主权:自行制定自己的农作物价格,并直接卖给连锁超市等私营企业。 


莫迪说:“一切都在喜迎全球化,农民为什么不呢?农村也该进行现代化改革,招商引资。” 他表示,增加市场竞争可以为农民提供新机会,新权利,进而满足农民对高收入的要求。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图源:The Indian Express)


印度农民并没欢天喜地,一听,就不干了。他们认为,此举风险太大。如果需求旺盛,农民可以高价出售农作物。但是,在市场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却无法保障最低价格。而这个“最低价格保障”,对占印度总劳动力一半以上的农村来讲,可不是闹着玩的。


自1950年代以来,印度的农作物买卖系统基本上没有变化。那时,州政府拥有用宪法规范农业的权力,设立“商人许可证制度”和透明市场交易,防止偏远地区的农民受剥削。


印度农民在谷物批发市场上 (图源:Bloomberg)


渐渐地,“商人许可证制度”发展成了地方垄断,强力遏制了竞争。中央银行提出,“农业垄断”是导致经济膨胀的主要原因。但印度农民对这个体系却很依恋:与其把农作物卖给私企,他们更愿意和中间商打交道,用最低价格吸引他们。


数十年来,印度政府也一直为农民提供农作物价格的保障,使农民安心为下一个农作物种植周期进行投资。根据以前的法律,农民必须在“州农业产品市场委员会”的拍卖中出售农作物。该委员会的调控手段十分强大,对“谁是买家”和“商品基本价格”均有明确限制。


而现在,这个戴着“全球化”帽子的新政策,取消了历史悠久的委员会,允许农民以任何价格将商品出售给任何人。


“这样一来,农民的生活更加艰难,” 北方邦的农民辛格说, “企业更容易完全把农民买断,对偏远地区的农民进行剥削!” 


除了新德里,农民的怒吼也席卷在其他地方。这些人表示晚些会加入新德里。


12月3日,印度农民围堵新德里(图源:Bloomberg)


北方邦农民工会主席穆库特·辛格表态:“我们必须坚持住这场持久战,打垮莫迪,这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当国家因疫情被封锁时,我们仍在田里苦耕,提供食物,牛奶,蔬菜。而与此同时,政府都干了些什么缺德事呢?把我们推入风险的大坑!”


对印度政客来说,农民绝对是选举的关键。印度的13亿人口中,60%都依靠于农业生存。


为了赢得农民的选票,莫迪代表的印度民族主义者“拉蒂亚·贾纳塔党(BJP)” 没少努力:他在2014年大选中表示,所有作物价格都应固定在至少比生产成本高50%的水平。2016年,莫迪又承诺要推动农业的“大跃进”,目标是到2022年将农民的收入翻一倍。


然而,莫迪没意识到,现在不是改革的好时候。疫情当头,经济惨遭泥石流,失业率上升,又值美国总统换届的动荡期,失去了川普的庇护……危机一浪接一浪地拍在印度的小船上。三胖子却还不嫌猛,倒头又给一棒子,直接把船给掀了—— 扯着支离破碎的步子,向飘渺的工业化全速出击,脚下踩着农民拔凉拔凉的心。


图源:The Indian Express


图源:The Indian Express


随着农民运动的升级,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等发声,支持印度农民。


周六,成千上万的抗议者聚集在多伦多市中心,在印度领事馆外,以示对农民的支持。在哈利法克斯,1500多辆车参加了“加拿大移民博物馆”组织的汽车集会。



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是最早表达对农民抗议权的支持的世界领导人之一,他在周五重申了这一立场


图源:The Indian Express


图源:CTV News


布兰普敦市的议员古尔佩雷特·辛格·德利翁(Gurpreet Singh Dhillon)表示,对于当地的印度裔来说,在加拿大进行抗议是表声音的最佳方法。 他说:“有很多人仍在印度拥有农田,牲畜。他们的家人、朋友仍然是农民。这件事和他们息息相关。加拿大会争取出台相关的议案,保护印度人发声的权利。”


在英国,周日下午,人们集聚在伦敦市中心,进行抗议。印度高级专员公署大楼向示威者放烟花,警察进行疏导,并逮捕了13人。



在全球的抗议浪潮中,莫迪没有退缩的迹象。他仍坚持“分水岭”政策,描绘着农业彻底转型的宏伟愿景。


同时,他表示,农民最担心的“最低价格(MSP)”政策并不会马上取消。托马尔(Tomar)劝农民停止乌烟瘴气地到处放炮,心平气和地和政府讨论问题。



印度的农业经济学家古拉蒂(Ashok Gulati)认为,即使莫迪的这一举措具有使印度农业现代化的潜力,可以改善小农户效率低下的困境,但实施起来,远非乐观。私人投资从进入市场到建立起完善的供应链,使生产符合消费者的需求,还需要很多年的摸索时间。


这场突如其来的农业转型革命,能否在社会、经济的低谷处找到它和农民之间的共生点呢?面对环环相扣的公共危机,莫迪政府不能大意:成功的革命不是一蹴而就的,还需要客观冷静地听取农民的意见,正确地掌握时机。



声明:本文观点不代表黄生,若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欢迎留言讨论,请点击“在看”

声明:该文章系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登载该文章目的为更广泛的传递市场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通告,但是能力有限或疏忽,造成漏登,请及时联系我们 zhicx#qq.com ,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